Search

韩国男歌手辉星在公厕晕倒 现场发现多个注射器

韩国歌手辉星

海外网4月1日编译报道】据韩联社报道,韩国警方1日消息称,前一天(3月31日)晚上,在首尔一处公共卫生间发现歌手辉星注射镇静催眠类药物后倒在地上。辉星近日因涉嫌购买毒品接受警方调查。

报道称,韩国警方在现场发现了塑料袋、多个注射器和装有液体的瓶子等。警方确认该男子为辉星后,为查明吸毒与否将其带回警察署进行调查,尿检结果呈阴性。

警方认定辉星使用的镇静催眠剂不属于毒品类,先放他回家,计划来日传唤。

辉星,原名崔辉星,现年38岁,韩国歌手、音乐制作人。2002年出道。(海外网 刘强)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责编:刘强、徐亦超

爱尔兰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均创新高

  新华社都柏林3月31日电(记者张琪)爱尔兰卫生部3月31日晚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25例,累计3235例;新增死亡病例17例,累计71例。新增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均创下自该国有疫情以来的单日新高。

  爱尔兰重症护理学会主席凯瑟琳·马瑟韦31日对当地媒体说,当天全国有107名新冠肺炎患者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救治,给重症监护室带来巨大压力。

(责编:于洋、贾文婷)

C罗和梅西主动降薪了,詹姆斯库里要不要主动降薪?

由于新冠,从意甲到NBA,世界上主要职业联赛都处于停摆。最近有两个新闻,都和球员工资有关。一个是C罗和梅西足球名将主动提出降薪,要和球队一起度过难关,另一个是NBA本周末要讨论,如何处理球员工资问题。

既然C罗和梅西主动降薪,那么詹姆斯和库里是否应该效仿,主动要求降薪?

要回答这个问题,要先看一下NBA和其他欧洲足球联盟的区别。

尽管世界上有很多职业篮球联赛,NBA是不一样的存在。世界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几乎都在NBA打球,在争夺最好球员的时候,NBA球队的主要对手是其他NBA球队,而不是其他联盟的球队。

欧洲的顶级足球联赛,则有很多个,英超、西甲、意甲、德甲、法甲,都有世界上的顶级足球运动员,C罗可以从西甲到意甲,内马尔可以从西甲到法甲。如果西甲的皇家马德里亏损严重,从而导致竞争力下降,那么球员可以去英超的曼联,可以去法甲的巴黎圣日耳曼;如果意甲的尤文图斯因为亏损竞争力下降,球员可以去德甲的拜仁慕尼黑。如果湖人赔钱,并不用担心本可以去湖人打球的球员,会去欧洲的俱乐部。

欧洲足协虽然非常强势,但主要体现在组织欧洲杯以及冠军杯等赛事方面,对每个国家的联赛,并没有太多约束力。欧洲的每个国内联赛,都有自己的管理体系。欧洲的顶级俱乐部,超过730个,面对疫情,欧洲足协只能针对冠军杯做出举措,但是无法对每个俱乐部做出财政相关的政策。NBA联盟办公室,制定的规则,所有的NBA球队都要遵守。

NBA和欧洲足球联赛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有工资帽。欧洲足球没有工资帽,背后有很多原因。

第一,就是上一条说的,各个联赛并没有统一的管理办公室,无法推广针对每一个欧洲俱乐部的政策,每个国家联赛之间是竞争关系,如果西甲有工资帽,那么球员就会去没有工资帽的意甲,反之亦然;

第二,每个国家都有几个传统强队,他们的重点其实不在国内联赛,而是欧洲冠军杯,国内联赛的工资帽只能限制这些强队发展,这些国家的球迷,需要这些强队去冠军杯给他们争脸面,球迷也不买账,再说很多强队从欧洲冠军杯领取的收入,甚至要高于他们在本国联赛的收入;

第三,足球有升降级,每年顶级联赛的球队在变,这会让工资帽实施变得非常困难,甚至不可能,因为次级联赛和顶级联赛的投入区别很大;

第四,欧洲每个国家的税收制度不一样,就算是整个欧洲所有联赛都实施了工资帽,每个联赛的球员税后收入仍然区别很大,譬如摩洛哥的球队可以不用个人所得税;

第五,英超现在是欧洲实力最强大的联赛,电视转播收入前25名的足球俱乐部,有20个来自于英超,英超脱欧之后,还会存在英镑、欧元等各种货币的兑换问题。

正是由于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导致欧洲各联赛无法实施工资帽,尽管历史上提出过很多次,但都没有实行。

工资帽的背后,体现的是联盟和球员工会的关系。NBA的工资帽,是由球员工会和联盟办公室协商制定的。在NBA,球员工会有很强的话语权。与之相反,欧洲的足球联赛,并没有强有力的球员工会。NBA和球员工会分工明确,NBA负责运营,制定各类规则,球员工会负责代表球员,和联盟协商利益。

举个例子,国内和各大联赛做过生意的圈内人都知道,NBA有很多条条框框,对各类赞助等,有严格的要求和审核权,通过NBA中国来实施。英超等俱乐部在做赞助时,要灵活的很多,俱乐部有更多的话语权,并不需要太多联盟层面的介入。

这反映了俱乐部和联盟的关系,欧洲足球和NBA有很大出入。NBA球员在和球队签约的时候,都是按照联盟制定的各种规则。詹姆斯和库里在和俱乐部签约时,薪水的数目,以及时长,都是联盟制定的标准。足球俱乐部和个人签约的时候,更多是俱乐部和个人协商的结果,并不需要遵循某些规章。

在利益博弈时,足球运动员更多是面对俱乐部,而不是联盟,当球员对自己利益不满的时候,往往诟病俱乐部,很少批评联盟办公室。也正因如此,疫情来的时候,足球运动员想到要和俱乐部共进退。

在争取权益时,詹姆斯库里等人并不会认为他们个人在和俱乐部利益博弈,而是球员工会和NBA在利益博弈。同理,在当前的新冠时期,他们也不会像欧洲球员那样,认为自己有必要降薪帮俱乐部度过难关,更多是球员工会和联盟协商,这并不是个人和俱乐部的事情。

从NBA球员工会从成立开始,和联盟办公室就是一个互相博弈的过程。NBA以前的停摆,都是由于劳资双方谈判破裂导致的,因为不可抗拒力停摆,还是第一次。现在资方肯定想要减少给球员的工资,而球员的利益代表球员工会,肯定要争取球员的利益最大化。

目前看来,不全额发放球员工资,已经无法避免,具体怎么实施,我们就看这个周末的结果。